抗战中的交城成村“红色市场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23日

  1939年,抗日和平进入了更为艰难的年代。日本帝国主义凭仗武力,向我晋绥边区举行疯狂“大扫荡”,惨无人道地实行三光政策和经济封锁,给晋绥边区军民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经济坚苦。边区各级军政机关办公无纸张,夜间没灯点。严寒的晋北山区,冬天兵士们穿不上棉衣、盖不上被子,行军没鞋袜,打战弹药不足,后方病院缺医少药。山区资本缺乏,又无靠得住的给养基地。再加当局坐观成败,专吃磨擦饭,晋绥边区财务经济处在极为艰难的窘境之中。

  初春的一个薄暮,交城县抗联主任同志率领几名武装工作队员走下了吕梁山。在他大量艰辛详尽的工作和我党组织的无力协助下,斥地了名震晋绥、声传延安的敌后给养站成村红色市场。成村,位于县城西南5华里,是一个具有千余户人家的大村,也是县城通往西南各乡的门户。村里既有我地下抗日组织,但伪职人员也不少,社会关系繁杂、保守秘密坚苦。村北紧靠太汾公路,鬼子日夜放哨,扼守严密。但跨过公路,即是我抗日游击队勾当的区域,地形复杂,便于荫蔽。村西有3千亩芦苇茫茫一片,是很抱负的青纱帐,便于我方人员转移荫蔽,鬼子从来不敢深切。村内沿街有棚铺和车马大店,因地少人多在城做买卖的甚多,货色来历道路大。虽也有敌伪组织,但只是为了维护村坊平安,并非真心反动卖国。主任细致阐发研究了成村的客观前提和天然情况,充实估量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,勤奋降服了晦气要素,在这块熟识的地盘上,带领交城人民展开了一场反经济封锁的特殊战役。1939年春,市场草创时,我方工作人员借日本侵略甲士生地疏的弱点,以村落集市的面貌呈现,策动群浩繁设日杂、饮食、生果、平话、卖唱、破烂等棚摊铺店,讳饰敌伪耳目,暗直达运我边区军需及日用物资。日军几回出发“侦查”都毫无查获。时过不久,因为汉奸告发,日军驻交本部才知上当,于是抓捕了村长,命令取缔成村集市,四处张贴通告,扬言:“违者销毁村庄,格杀勿论。”鉴于形式,我红色市场按照同志的看法,白日转入地下勾当,积极预备物资,存储货色于全村各家各户;夜间挑灯买卖,市场更为沸腾忙碌,灯火通明,人流不息,焚膏继晷,物资包罗万象。为了保障人民生命财富的平安,同志为市场制定了一套切实可行的规章制定:“订货订价、公买公卖、禁止投契、两利兼顾、保接保送、合理承担。”并设立了治安捍卫、护送护接、买卖分派、财物保管、保密寄放、欢迎宿食、谍报联络9个组队,分工把口、责成专人担任,由市场带领组同一办理、批示。还将敌伪组织防共侵占团奥秘改组,变为市场的武装捍卫力量,担任站岗放哨、放哨、抓捕坏人、对付敌伪。同时还在县城设立谍报联络站三断饭馆,谍报灵快、精确。若有警报,各组队便指定人员保护分离转移,以防意外。几个月后,市场夜间勾当的动静传到了日军耳朵里,日军宪兵队长古赖引大队日军夜围成村,因为谍报及时,我市场早已将货色、人员、资金转移在村西芦苇内,鬼子“包剿”一无所得。古赖无可何如,只好号令机枪向3000亩芦苇乱扫一阵,扫兴收兵。后来,仇敌几回采纳狙击战术,但仍无收成。于是,在县城成立了“物资取缔所”、“物资配给合作社”,诡计卡断我红色市场的货色来历。在城东关贸易核心设立岗哨,特地监督各商铺货色交往,以中缀我方资本,并派伪军3个班镇守东关堡门,行人收支,严加盘查,还派便衣特务在东关集上跟踪侦探。1939年冬,同志深夜下山到了成村,在一家碉堡户的屋里,召开了市场带领组会议,传达了边区首长对市场工作的指示,细心阐发了抗战的场面地步和使命,制定了此后市场的计谋战术,指出:“同一阵线是抗打败利的活宝,在敌区工作的同志要放松进修,只要把党的政策进修好、控制好、才能带动一切人力、物力、财力、智力、同力抗战。”还叮嘱我方工作人员:“要十分注重党的统战政策,不成轻忽任何一个环节。对民族资产阶层,既要连合他们、教育他们也还要防范他们。由于他们同仇敌有经济上的复杂关系,任何时候也不克不及粗心大意,还要多做崩溃伪军的工作”会开完后,乘夜又前往按照地。此后,我方工作人员连合民族资产阶层爱国人士,同仇敌斗智斗勇,抓住敌伪吃喝嫖赌、爱钱如命的辫子,浑水摸鱼,崩溃了敌伪上层人物,有的还逐渐成长成为我内线力量。与此同时,我市场工作队还共同县武工队积极勾当,夜夜侵扰敌据点,今日桥头日军尖兵被杀,明夜料子馆汉奸被捉。邻村一些敌伪谍报员在我方节制下,捕风捉影地送假谍报,驻交日军惶惑整天,只得龟缩在据点。每当夜幕降临,我内线同志便将堡门打开,抢运队长驱收支,夜夜如斯。同时,还组织了另一只运输队,将货色装在粪车、垃圾车内,大白日安然出城,红色市场从此愈加畅旺起来。日军自知出城“包剿”无用,夜间又不敢分开巢穴,只好收买汉奸游四儿等黑暗粉碎市场,侵扰次序,路截物资。武工队便根据谍报,将亡命之徒击毙在通往山区的红色线路上。1940年秋,日军诡计封锁进山要道峪口,派兵驻扎文水开粣镇,我方小八路乔装服装,智杀日军桥头岗哨。至此,敌伪心惊胆战,再不敢肆意出来拆台,红色市场日以巩固。1940年秋,红色市场还通过东关街街长武培芳,差人所所长杨生康,将我边区牛玉清、王进德等十几户采购商安插在东关贸易区,操纵“合法”身份,巧妙地对峙斗争。1941年,日本特务发觉了东关堡门夜夜不关,专为我市场运货的秘密,残暴的日军将镇守东关的6名伪军官全数杀戮,并抓捕了伪县长、伪科长、伪财务局长。鬼子队长高桥集结清、文、汾3县日军实行“拉网清乡”,石殿文、孟范五等我军采购员、市场工作人员、爱国商人、群众十几人勇敢殉国,很多无辜群众蒙受毒刑。但红色市场没一匹布、一双鞋落入对手。1942年,日军大举向我晋绥边区抨击打击,极其野蛮地奉行“三光”政策,在沦亡区死力奉行“强化治安”。为粉碎我游击队和红色市场勾当,修碉堡、筑炮楼、毁庄稼、挖壕沟。我市场又处在极为坚苦的斗争情况中。此时。同志再次到了成村,他传达了我方革命和平的形势,阐发了其时的敌我情况,安插了当前斗争的使命,吩咐大师要打进仇敌的心脏,挖出仇敌的肝肺,要不时控制敌情,预备客服更大坚苦。跟着日军在山区战役失败的同时,红色市场工作共同武工队积极勾当,扮装入关,智杀了设在贸易核心的日军哨岗,巧捉了在东关集市上侦探的汉奸特务,大闹东关集市,惊得日戎行长古赖呆头呆脑。不久,八路军主力120师特务团与县大队挺进平川,展开了出没无常的游击战、截击站、活动战。红色市场放松机会,组织了500余人的自行车队,从各城镇速购抢运。在爱国人士的鼎力协助下,巧妙地操纵太原日本宪兵队“私运”的机遇,购进了日本洋行“晋康公司”的多量军用绿布、药材、等奇缺物资,平安运往红色市场。在我武装力量的强逼之下,日军军力不足,不敢肆意出城。于是古赖设下“金钩”计,阴谋诱我市场上“钩”。他们居心明里放松堡门搜查,暗里派特务稽察各商户市区收支数字。我方发觉后,及时采纳告急办法,共同县大队夜袭东关。攻入东关后,红色市场千余人的运输连夜抢运。天明,胜利地撤出东关,日本军丢了“金钩”又折兵。后来,跟着形势的变化,红色市场采纳了新战术“流动市场”。今日安靖村,明日大营乡,一直没让日军摸清秘闻。为了斥地一条直通陕甘宁的红色线路,同志率领抗日武装三克计谋重镇开栅,使我红色市场远达京津沪,直通延安城。在3年多的时间里,红色市场为抗日和平军民购运布料100余万匹,军鞋30万双,各类军需3万余驼,并为我抗日游击当局在敌后各地征收公粮。从而完全破坏了日寇的经济封锁阴谋,是晋绥边区军民渡过艰辛的斗争岁月。此时,我红色市场还为抗日部队收集了100余支兵器、弹药,输送了50余名有志青年参军参战,超卓地完成了艰难使命,迎来了抗日和平的伟大胜利。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作 者:田瑞 孟秋善

  来 源:《晋代晋商交城志》本期编纂:本期责编:高 伟

  主办单元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吕梁市委员会

  地址: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永宁中路9号

  手艺支撑:中国•吕梁云计较核心 河汉云供给计较办事

(编辑:admin)
http://blogratuit.com/zc/34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