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台村落 唐马镇 孙阁村---忠厚传家诗书继世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4日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鱼台村子 唐马镇 . 孙阁村---奸诈传家,诗书继世

  孙阁村---奸诈传家,诗书继世

  孙阁村民委员会位于鱼台县唐马镇南2.5公里,鱼丰公路西,东鱼河北岸,有三个天然村,孙阁、甄洼、王油坊。有甄、孙、王、宋、张、郭、赵、彭、屈、刘、胡等十多个姓氏,有450户人家,1630口人,耕地2040亩,农作物以水稻、小麦为主。以稻草编织包片、草苫子、稻草包及其他加工业为副业。

  二、回忆中的孙阁村

  孙阁村委的前身是孙阁大队,成立孙阁大队时,甄洼、孙阁、王油坊三个庄之间各有一段距离,跟着时代的成长示己连成一片,几乎分不清各自的边界,虽然姓氏分歧,但因为各庄之间彼此联婚,亲戚彼此交往,村民憨厚友善,敦睦相处,村风咸和。以前每逢大岁首年月一,三个庄之间的村民自觉组团,挨门挨户串门彼此问候,给辈份高、年纪大的白叟跪拜瞌头,恭喜发家,其乐融融,共贺新春佳节,眉飞色舞过个年。后来文革中看成四旧废止,此刻还保留着春节彼此问候拜访的习惯。这三个村各有特点,甄洼有上马台,甄家祠堂,祠堂在本地其时最雄伟的高峻建筑,一出谷亭街往南就可远远可见,开国后,曾作为唐马公社卫生院的诊疗室,病房。龙泉寺也名声在外,就是此刻唐马中学的位置。孙阁村里有一家庙,叫观音阁,村里在此处办过学校。王油坊村前有一块高地(以前称小庄),有一大石臼窝子。说是当初立村的标记,听说有一个王家油坊。在没挖红卫河(今叫东鱼河)以前,放眼南望,就能看到苏鲁边河,地连着边,一眼观两省,两脚踏南北(鲁南苏北),小孩放火神把子,能一口吻跑到江苏黄店村旁,直到被江苏省黄店村的村民拦住,刚刚停下。孙阁村地里种的瓜秧子会长到江苏省地里结瓜。1968年一条广大的红卫河从村前穿过,几乎占用了三个庄的90%的地盘。后来公社又从外村拨给部门耕地,很是零散分离。本来村里有所学校设有小学、初中叫孙阁联中,附近郭楼、王堂、随庄村里孩子都在此上学,后归并到唐马中学,核心小学。从孙阁村走出多量社会扶植人才,有国度高科技级手艺人才,有处所厅处局级官员,有博士,硕士、学士学位的学问分子多名。集体经济的期间,稻改的一举成功,改变了贫穷掉队的面孔,农副业兴起,有砖瓦窑厂,大面机房,瓶盖厂,弹棉加工场,油坊,粉条厂,苇席草包编织也昌隆,远销省表里。农业机械化程度也初具规模。农业出产义务制以来,出产力得以解放,产量逐年上升,多种运营遍及展开,人民糊口大幅度提高,村容村貌完全改变。一个富而美的小康村正在构成。

  三、汗青渊源与名人轶事

  甄洼,汗青长久,曾三改庄名,先叫大岩村,又叫义呈村,后来叫甄洼。《鱼台地名志》记录:甄82世甄蔚,于晋惠帝元康九年(公元299年)因避战乱隐居鱼邑,生二子长子叫甄岩,世人把甄岩住的处所叫大岩村。至金大定二年(公元1162年),改称为甄洼村。

  甄洼是世人皆知的鱼台老户,汗青由来已久,名人轶事浩繁,世代书香,宋代、明、清进士、秀才不堪列举,方圆几百里家喻户晓。以前附近几个庄的人外出都说是家住甄洼。附近几个村(唐马镇的甄庄村、王堂村、甄华村、左堌堆村、付小楼村)里甄姓都是从甄洼迁出的。甄氏家族都以汗青长久,名人浩繁、文化厚重而感应骄傲。

  据《甄氏家谱》记录101世祖甄思,唐文宗太和三年(829年)受彭城(现徐州)宰。102世祖甄逸。在唐咸通年间(860-874年)曾修祖陵墓及神道。103世祖甄復,遇战乱流于海滨(外)。104世祖甄科,宋雍熙二年(985年)乙酉为睢阳太守与契丹战,阵死之,帝褒其忠。105世祖甄俊民,宋线年)举乡进士,受中山(现河北无极县)令,徽宗与女真连师攻辽时改国号金及授位欽宗,而金大举入侵,徽、欽被掳,河北尽为金地,金宋不时交兵,甄俊民率亲南迁,并葬于此。

  兄弟二进士,《鱼台县志》光绪版记录:甄氏世祖甄沛、甄津为明嘉靖巳未(1559年)一母同榜进士。甄沛字汝泽,初任司李,后寻擢南京工科柬议,后推江西少参。曾谏言时任尚书朱衡免鱼邑管理黄河脚夫。遂为永例。资性沉静,议度闲雅,精明果决,以全国为己任。遇事敢言。声动阙庭,峻洁无染,同僚惮肃,甚负重望。积劳成疾,死在工作岗亭上,朝野惜之。

  甄津字汝问,明嘉靖乙卯年(公元1555年)举人,明嘉靖巳未(1559年)同兄甄沛同登己未榜进士,花萼辉映,其赋性孝友,器宇恢宏,初令句容,嘉靖四十三年任无锡令,俱以惠政闻。历擢至刑曹郎,事友如亲,至老不倦,邑人称之。

  甄铠是甄沛、甄津之父,潞城县主簿,嘉靖45年(公元1566年)以子沛贵,敕赠徵仕郎南京工科給事中。隆庆元年(公元1567年)以子津贵,敕赠承德郎,刑部山西清吏司主事,二年又加赠奉政医生,刑部贵州清吏司郎中。母李氏赠孺人,又加赠安人,又加赠恼人,沛妻王氏敕封孺人,津妻刘氏敕封安人,又加封恼人。

  父子二副榜,(乡试副榜起于明朝,清因之,每正榜5人取一名,名为副贡,不克不及与举人同赴会试,仍可应下届乡试,可当响应的官职)甄尚文,雍正乙卯年(1735年)副榜贡生,(贡生就是没被登科为举人成就优异的秀才。可入国子监读书,意谓以人才贡献给皇帝,分为恩贡、拔贡、副贡、岁贡等),官至长清教谕。其子甄南龄,乾隆已卯年(1759年)科副榜。

  相传乾隆二十四年(1759年)年,刘墉(生于1719---卒于1804)调任江苏学政,主政昔时乡试科考,刘墉在查阅考生文章时发觉考生甄南龄的文章,翰墨楷正,文章犀利,寄意深刻,概念老成,认为是一个年迈之人被列为副榜,当面试时,发觉甄南龄是一个才调横溢,血气方刚的二十出头年轻人时,顿觉登科有些失察,亏了他一身才调,但事已至此,不克不及更改,便说了一些激励的话,并亲笔写了一副春联相赠,激励下次再来招考。甄南龄性格强硬,感受有伤自尊,立誓不再招考,与其混于宦海,不如在家“蹬着锅门喝糊豆(粥)”。这就是民间相传的甄家的“父子二付榜”。但刘墉亲笔写的这幅春联却不断传了下来,民国初期,因为这幅春联是刘墉真迹,南京商务印刷总局曾出1200块大洋,依此春联作为草稿印刷,未果。后来就失迷了,对于这幅春联的传阅消失,已经官动府。此副春联曾借于甄氏女婿赏阅,婿称丢失,翁婿之间打了一场讼事,惊动一时,之后不了了之,无藉了结,流失于民间。

  甄槃,甄氏123世祖,清乾隆午戊(公元1738年)年岁贡生(昔时选人国子监读书的贡生),任山东省诸城县儒生训导,曾为刘墉恩师。甄汝蕙是甄槃之父,以子槃贵,敕赠修职左郎,其母刘氏敕赠孺人。

  甄氏家族在甄洼建有家祠,相传104世祖甄科,宋雍熙二年(985年)乙酉为睢阳太守,领兵与契丹大战,数战数捷,战功卓著,以身殉国,阵死之,帝褒其忠,降旨重修甄氏家祠,并御书“甄氏祠堂”。将大岩村改为义呈村,明、清朝多次重修,作为祭祀历代世祖的殿堂,民国二十四年再次重修,家祠高峻雄伟,上下两层四角八榨,屋脊雕有张嘴展翅云龙燕,,造型绘声绘色,三个云龙燕用扁铁环紧扣相连,称作顶风扁,风一吹,铁环嗡嗡作响,门前有滚龙门槛,石狮子立于大门两旁,其时家祠前有一大道,村庄工具各有一上马台(现石阶还在),文官到此下轿,武官到此下马。据甄氏族谱记录,清朝时任军机大臣、礼部尚书、东阁大学士刘统勋为123世祖甄槃恭喜60寿辰.并亲出寿帐(现存字稿约340字),曾来祭拜甄氏世祖,,(甄槃曾是刘统勋长子刘墉的教员),相传乾隆年间,刘墉(刘罗锅)也多次前来探望恩师,抵家祠祭拜甄氏世祖,步队鸣锣开道,浩浩大荡,显赫一时。

  甄洼村东有大寺一座,名曰“龙泉寺”。相传是有甄、付两姓善祖,筹资兴建,原是一座小庙。传说105世祖甄俊民在河北任中山令时,曾随宋徽欽二宗南征,遁藏金人追杀,徽欽二宗在此庙住过,甄俊民回大岩村后,又重修此庙,挖井时,可巧连挖三处都挖出泉水,有因皇帝来住过,而得名“龙泉寺”。(听说与河北获鹿的“龙泉寺”同名 ,也有甄洼村,徽欽二宗曾被金兵所掳囚于获鹿的龙泉寺内,甄俊民在寺内奉侍二帝)。明朝、清朝有两次补葺,规模越来越大。大殿正中及工具配房各有井眼,井水清亮甜美,水井深不成测,相传有巨龙蛇出没,与东海通脉。这三口井的位置,村里白叟至今还记得。大殿内除有口龙井外,有龙头碑三个(石碑很大,埋在甄洼庄东鱼丰公路下面),还有供奉浩繁神像,香火兴旺,家喻户晓,有人百里以外前来烧香许愿。听说很是灵验,有求必应,若有谁在神像前说些不恭顺的话,就会遭灾惹祸。后来兵荒马乱,龙泉寺几经水患,长年失修,成了残桓断壁,解放后又在遗址上建起了学校,龙泉寺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逝了。相传龙泉寺东不远处有一南北走向的一条小河,河上有一座小桥,名叫“霸王桥”,至于桥的来历、容貌、消逝年代,暂没人说清晰,只留在人们口口相传回忆里。

  在龙泉寺还有一件奇异事经常发生,古代有一出戏《黄二娘降香》,就是不克不及再此处演唱,只需一开戏,就会风平浪静,暴雨滂沱,掀老千台。其缘由众口一词,莫衷一是。

  孙阁:据《孙氏族谱》载:洪武元年(1368年)从山西洪桐县迁入鱼邑欢上(程子庙附近),据孙氏所立石碑记录:明成化年间(公元1465---1478年),孙氏由沛县程子庙(原属鱼邑,现属微山县孙庄)迁大岩村,取名西海子。大清光绪十三年《觀音大士阁重修碑記》记录:邑東二十五裏孫家閣前名大岩村也自康熙初年(1662年)創立觀音閣,雍正年间(公元1723----1735年),在村边重修观音阁,遂改为孙家阁,后又叫孫阁。

  据孙氏家谱记录:观音阁建在村西一高台上。相传本来只是很小的一座家庙,后经多次翻修重修,规模越来越大,传说孙氏先人因仙人托梦,为还愿祈福,康熙初年(1662年)創立觀音閣. 雍正年间(公元1723----1735年),在村边重修观音阁,大清光绪十三年(1887年),孫尚质、孫永清倡议族人谋及同里,又重修。大殿是由青砖砌成,上下两层,高十米不足,工具配房二十余间,山门为三间瓦房,为清代歇山式建筑。大士阁二层玉帝神像危坐其上,更见归本于初,一层供奉观音菩萨,塑像位于殿正中,受大士菩萨之教启乡民齐诫之心美哉盛矣。庙前有庙地近十亩,民国期间,兵荒马乱,洪水频发,大殿配房被毁,山门三间瓦房尚存,解放后.七十年代拆除重建学校,学校撤并后,遗址上建成民房。

  孙阁村前老林祖茔旁有三块留念先人的石碑,是明末清初年间所立,落款时间是甲申年,没写年号,像如许没写年号的石碑实属不多。其时正值1644年,1644年是一个闰年,猴年,是夏历甲申年,这一年正值大明、大清、大顺、大西四个政权交替。年号:大明崇祯十七年,满清顺治元年,大顺永昌元年,大西天命元年。明思宗崇祯十七年明朝消亡,清世祖顺治元年顺治即位,大顺朝永昌元年李自成称帝,大西朝大顺元年张献忠在成都即帝位,黄历(黄帝编年)四三四二年。这个年份很是特殊,所以石碑落款年号是个难题,写明朝不敢,写清朝心有不甘,(其时反清复明的情感很高),写其他又动荡不定。孙家氏族的几个秀才几经思虑,才落款甲申年,距今已373年。

  孙氏家族也属名门望族,在本地颇有影响,孫士光开国初期任定陶县委书记,孫建民历任,菏泽地域青年书记,卫生局长,曹县县委书记,菏泽医专党委书记。孙建新曾任嘉祥县组织部长,县政协主席。孙尚纯清朝末期在曲阜孔府任大厨师,回家归养后,把厨艺文化传布到民间。孔德成曾给他题了一副字,表扬其厨艺崇高高贵。其子孙圣清、孙广清也子承父业,做起厨师,爷三在民国期间谷亭街上赫赫出名,徒子徒孙良多,此刻城里乡间的一些酒店的厨师,盘起道来,总会说到祖师爷孙老先生,孙老先生不单厨艺崇高高贵,德性也很好,非论大族、贫民家里,有红白喜事,有请必到,不搭架子,富有富办,穷事办妥,无论富贵、贫穷,乡邻有事都拿出最高的手艺,凭技岂把工作办的风风光光,口碑很好,名声远扬。此刻有些保守的传启、贵媒的席头“八八”“六六”宴席的名菜像红烧鲤鱼、糖酥鲤鱼,拔丝甜菜,扒鸡、扒鸭,霸王别姬,东坡肉、红肉闷菜等都是在孙老先生厨艺的根本上,改良成长起来的,仍连结本来的气概。相传孫尚纯在孔府做主厨大师时,自创的一道菜,“玉龙卧盘”冷艳一方,虽然菜色香味俱佳,但食材只是极其通俗的野草,一道汤银灰汤,令人回味无限,食材只是一般野菜。听说,一位官员闻名来品菜,深夜到访,可当天的食材已用完,仆人作了难,为了不让客人扫兴,孙老先生,用了店内仅存的一个大西瓜,为客人做了一桌颇为丰厚宴席,餐后,客人连连叫好,却不知是用西瓜做出来的,可惜的是这一保守厨艺没能传承下来。

  王油坊:据《王氏族谱》记录,清乾隆年间(公元1736-1795)王氏由本县王固堆迁此立村,因建有油坊故取名王油坊。据此刻白叟们说,开油坊的王氏家族,早已搬走了,现一支人在河北唐山栖身。此刻的王姓、胡姓、张姓、刘姓、屈姓、宋姓、潘姓等是后来迁入的,据胡克福白叟讲,胡姓是从谷亭镇胡集村迁来的,至今有二百多年。宋洪涛白叟讲:据《宋氏族谱》记录,宋姓的老家是南阳镇,后迁到王鲁镇马楼,清朝中期迁到此地,其时有三个小庄,前庄、闫海子、王油坊相邻,后合为王油坊村,距今已有二百五十多年,迁来后,宋姓家族,勤耕苦读,家底殷实,诗书世家,宋淑景曾在民国当局行政院工作,在本地彪炳名望。”

  92岁的胡克福白叟讲:民国二十一年,宋氏一族人宋淑瑶,被鱼台出名的绑匪绑架作人质,巧取豪夺高额财帛,因交不起高额财帛,被绑人受尽熬煎,不得已诉注讼事,成果绑匪打通县衙,讼事打输了,家人救人心切,心急如焚,急电奉告在南京民国当局行政院工作的宋淑景,宋淑景晓得后坐专机来到济南,面见时任山东省主席的韩复渠,问起山东省鱼台的案子是怎样打点的,韩复渠称不晓得,宋淑景很是生气,写一字条留给韩复渠,起身坐飞机回到南京,不外几日,鱼台的绑架案翻了过来,救出人质并惩办了绑匪。这起绑架案在本地曾惊动一时。

  白叟们说,孙阁村姓氏多,各姓氏之间连合友睦,秉承祖念,奉先思孝,以行德义。受经济大潮的影响,各姓氏族报酬谋求成长,在外埠创业、工作、糊口的越来越多,就像参天大树,枝桠繁茂,但根还在这里,祖训老理永不克不及健忘,奸诈传家远,诗书继世长。

  (按照,甄殿良,甄天岳,甄西海 甄西峰 孙建营、孫敦美、孙敦伦、孙厚太 胡克福 宋洪涛等讲述,拾掇)

  主编:蒲月天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(编辑:admin)
http://blogratuit.com/zzc/250/